• 搜索

李镇西:关于教师队伍建设,首先要做到——大幅度提高教

张卓鹏 教育环境 2017-09-14 0 0
关于教师队伍建设的三条建议分别是:一、大幅度提高教师待遇水平,用高薪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人。二、大幅度提高教育入职门槛,严格教师入职

 

关于教师队伍建设的三条建议分别是:

一、大幅度提高教师待遇水平,用高薪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人。

二、大幅度提高教育入职门槛,严格教师入职条件,真正让最优秀而又有志于教育的人来当老师。

三、大幅度改善从教人文环境,给教师以精神自由度和教育自主权。

 

今天我们谈论一下第一条建议大幅度提高教师待遇水平。

 

 

当今中国,教育事业成绩斐然,这是无法抹杀的客观事实;但问题也不少,这同样是我们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教育的问题,有宏观的制度建设等方面的,也有中观的课程设置等方面的,还有微观的课堂教学等方面的。其中还有关于教师队伍建设方面的问题。教师的素质与教育的宏观、中观、微观都有联系。

 

本文所谈的教师,特指从事基础教育的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目前我们的教师队伍,总体上讲,当然是很好的,大多数老师的素质都能够胜任教育的使命,不承认这点,就无法解释最近几十年我们的教育事业为何能蓬勃发展并取得丰硕成果。但是确实有相当一部分教师是不够称职或很不称职的——无论我们有多少感动中国、催人泪下的优秀教师,都无法掩盖这不争的事实。无论教育理念多么先进,无论制度安排多么合理,无论课程设置多么科学……离开了高素质的教师,一切都是水中捞月、纸上谈兵。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关键是教育发展,而教育发展的关键在教师。因此,吸引最优秀的人投身教育,某种意义上说,决定着一个国家真正光明的未来。在这方面,我们国家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此,我想提三条建议——

第一,大幅度提高教师待遇水平

 

中小学教师待遇偏低,这是依然存在的严峻现实。今年上半年,我曾对全国中小学教师做过一个问卷调查。本次问卷调查参与者16398人,主要来自东部和中部地区,西部地区总体占比不多。排在前十位的省份是:河南、四川、山东、湖南、江苏、浙江、广西、广东、河北、安徽。调查结果显示,全年能拿到手的个人收入,有一半的教师在3-5万之间,能拿到9万以上的人数不多,还有19.24%的教师年收入在3万以下;鉴于收入与支出的占比,79.78%的教师并不满意当前在学校的收入,表示“满意”的只有2.4%,表示“可以接受”的也只有17.82%。在过去10年中,虽然经济不断发展,但教师们的收入变化其实不大。72.17%的教师认为,自己的收入只是略有变化,小幅增加;只有12.4%的教师表示涨幅明显,而9.31%的教师则表示没有变化,甚至还有3.98%的教师发现较之以前还有所减少,2.15%的教师收入甚至下降明显。面对“如果给予您相同性质、相同强度、而收入更高的工作,您是否愿意离开现在的单位?”这道调查题,有91.65%的老师的回答是“愿意”,而“不愿意”者仅有8.35%。

 

这个调查结果是否百分之百地反映了中小学教师收入的实际情况,我不敢说。但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能说明教师待遇低这种现实的。尤其是对不少年轻教师而言,职业收入甚至很难维持其基本的生活水平。成都地区的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每个月扣除这样“险”那样“金”,最后拿到手的只有一两千,如果还要租房,那生活何等的窘迫?

 

据《教师蓝皮书:中国中小学教师发展报告(2014)》显示,2013年,北京市约1/3高中教师的年工资收入在6万元以下,1/2在6万至8万元,1/5收入高于8万元。而据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编制的《中国城市综合发展指标2016》显示,2016年北京房价全国第一,12月北京新建商品住房成交均价3.82万元/平方米。北京朝阳区一个月薪为5千的小学班主任,要买70平米的两室一厅,不吃不喝需要44.5年。

 

这样的待遇,怎能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人投身教育行业?

 

最近几年,人们爱谈论芬兰教育如何如何发达,而芬兰教育发达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该国教师丰厚的薪资待遇吸引了许多优秀的人才。根据《芬兰中小学教师的职业状况》(2012年)报告显示,2007年芬兰人均月收入为2300欧元(折合人民币16680元),而教师月工资为2000-2400欧元(折合人民币14504-17405元)。据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滕珺所著的《世界向芬兰学习什么》(2013年)显示,一个有15年工作经历的初中老师年收入大约在41000美金左右(折合人民币281924元)。同时,芬兰教师薪水的涨幅远远高于其他国家,且涨幅与教龄和教学水平挂钩。通常来说,芬兰教师从入职到15年教龄,薪水涨幅约为1/3,中小学教师最多能涨58%,高中教师最多能涨77%。

 

因此,我再次强烈呼吁,国家大幅度提高教师待遇,以吸引高中毕业生中最优秀的学生报考师范院校,同时留住在职的优秀教师。

 

另外,我所说的“待遇”还包括教师能够享受一些“社会优惠”,比如,所有收费景点和文博场所,都免费或半价向教师开放。每当我们在许多场所看到有“军人优先”或“军人免费”的提示时,心中自然会升起对军人的羡慕与尊敬。同样,如果今后全国各地到处都有“教师优先”“教师免费”的提示,教师这个职业的社会地位定会在无形中提升许多。又如,车站买票、机场安检、医院候诊等等,我们也常常会看到有“军人优先”的提示,以后能不能也能“教师优先”?

 

如果真正实现了这样的待遇,我们可以想象,该有多少优秀的人争先恐后地当教师啊?

 

千万别给我说:“那医生呢,那警察呢?那公务员呢?一个国家那个部门不重要?”既然我们承认“百年大计,教育为本”,那把教育放在国家战略发展的突出重要地位,也就一点都不过分了。早在1977年,邓小平同志就指出:“我们要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从何着手呢?我想从科技和教育着手。”“我们要实现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要能上去。发展科学技术,不抓教育不行。”我认为,一个国家最该烧钱的地方是国防和教育。国防,保卫着一个国家的安全存在;而教育,则保证着一个民族的精神发展。

 

如果大家都认可2014年教师节前夕习近平在北师大考察时所强调的观点:“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那么,所谓“尊师重教”则不仅仅是教师自己一厢情愿的奢望,而成了全社会的共识。

 

如此一来,国家大幅度提高教师待遇水平,谁还会反对呢?

 

李镇西,苏州大学教育哲学博士,语文特级教师,曾荣获四川省成都市优秀专家。现任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