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衡水中学进驻浙江遭口诛笔伐,冤不冤?|特别关注

王苗苗 教育环境 2017-04-17 0 0

 

河北衡水中学在全国各地办分校不是第一次,最近进驻浙江省平湖市办分校掀起的波浪巨大,反对的声音也十分强烈。4月11日,杭州市召开关于“衡水中学现象”研讨会,研讨衡水中学办学模式是不是当下优秀学校的样板,是不是浙江教育改革所需要的模式。

研讨会上,杭州学军中学校长陈萍说:“浙江作为开放地区有容乃大,一所学校来浙江办学不值得过度关注。目前,浙江反对的不是表面上的哪所学校,而是忧虑一种教育模式与学校文化对浙江教育生态的危害。”

衡水中学曲线进驻浙江

河北省衡水中学是一所以“高考工厂”模式闻名全国的中学。

 

据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方展画研究发现,衡水中学从2013年开始在云南省办了4所分校,在校生有1万多人;2014年在四川、安徽等省开办分校。到目前为止,衡水中学在国内部分省市办有18所分校。

 

衡水一中平湖学校法人代表、执行董事肖家兴曾向媒体介绍,该校进驻浙江开设分校,是应嘉兴港区邀请。目前,该校招生工作已经完成。计划开设两个创新班,90人的计划名额已经招满,其中60人是平湖户籍学生,30人是全国招生。不过,目前这些学生还是初中三年级学生,将于今年6月参加2017年度中考。

 

据有关人士向记者介绍,衡水一中平湖分校是曲线进驻浙江的。平湖市嘉兴港区以招商引资的形式引进了广州某公司,广州某公司与衡水第一中学等合作举办平湖分校。当初校名考虑加上“嘉兴”两个字样,到嘉兴市教育行政部门申请审批时被驳回,最后回到平湖市,在平湖市有关部门获批“衡水一中平湖学校”的名称。

 

记者调查发现,这并非衡水中学首次进驻浙江。2015年4月16日,温州市下辖的乐清市育才中学董事长邵国杰与河北衡水中学校长张文茂签署合作办学协议,乐清市育才中学成为其实验学校,设衡水中学育才班两个,共80人,韩语班1个,共30人。衡水中学育才班由衡水中学老师执教;学校每年至少派选10名优秀学生到衡水中学学习,选派老师到衡水中学培训。

遇上浙江教育改革关键期

“今天是一个平湖,明天N个平湖会出现。”杭州二中校长叶翠微表示,衡水中学招生规模这么大,设奖金这么高,招生这么出格,这显然不是在办学,而是办“高考工厂”,规模大才能带来商业效应。

 

同样身为浙江教育界的“外来和尚”,叶翠微在湖北省工作时期见证了黄冈中学高考模式的兴旺与衰落。叶校长表示,这种直奔高考目的的“玩法”在杭州以及浙江是走不通的。因为浙江人文底蕴比较深厚,特别是老百姓比较理性。最为重要的是,浙江在2006年启动了高中课程改革,2012年开展高中选修课改革,2014年列为全国两个新高考改革试点省份之一,正往世界教育潮流方向迈进,不会向“高考主义”妥协。

 

“以商业化运作的方式,连锁化办学,挑战什么是好的教育改革,容易引起浙江老百姓的误解。”浙江教育科学研究院普教所所长林莉认为,这是很多人对衡水中学进驻浙江持否定态度的深层次原因。

 

方展画介绍衡水中学公开的作息时间表说,学生一天要上14节课,学习11个半小时左右。

 

“衡水中学模式是浙江的昨天,不应该成为浙江教育的今天和明天。”方展画说,浙江正处在摆脱应试教育改革的关键时期,衡水中学进来了。因此,浙江对衡水中学模式的排斥比其他地方更为强烈。

杭州长河中学校长何东涛与学军中学校长陈萍的观点不谋而合,反对“高考工厂”式学校,反对大规模择校,反对以分数作为唯一的目的等。

人民日报: 衡水中学背不起应试教育弊病的所有“黑锅”

近日,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在浙江嘉兴正式成立,却深陷舆论漩涡。反对者直言,这是“应试教育对素质教育的入侵”“浙江教育不搞落后的应试,要搞素质教育”;支持的声音说,欢不欢迎衡水中学模式,“是由当地家长的需求说了算”。为什么一所高中会得到如此截然相反的社会评价?

 

显然,这是由教育理念和现实之间的落差所致。衡水中学素有“高考加工厂”之称,每年都有数量惊人的学生考入清华、北大等名校,但其军事化管理的教育模式,及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的“掐尖”行为,也让其成功饱受争议。难怪热心高考改革的人担心,衡中模式的扩散会打破素质教育生态。

 

然而,在“刻苦学习—金榜题名”预期仍然稳定的当下,没有哪个责任心强的家长敢于彻底拥抱宽松教育,学生也不敢无视考试成绩。有人对考上名校的衡水中学毕业生做回访,几乎99%的孩子都表示,如果让他们再做选择,还会去这所学校,他们对学校根本没有“怨恨”。因为他们觉得,当他们处在偏远乡村时,想要离开只有走这条路,没有别的选择。

 

应试教育的缺陷众所周知,但向素质教育的转型,不能仅有高悬头顶的理念做支撑。即便应试教育被口诛笔伐,许多学生还是挤破头也要挤进那些“超级中学”的大门,不是因为喜欢应试教育,而是它寄托了改变命运的梦想。在城乡、地区教育资源仍不够均衡的情况下,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触及优质教育资源,单方面高谈素质教育的种种好处,容易给人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从这个层面上讲,一个衡水中学显然背不起应试教育弊病的所有“黑锅”。把衡中模式批臭,也无法纾解对教育公平过度关切引发的社会焦虑。

 

话说回来,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轨,是中国教育必然的进阶趋势。围绕“衡中模式”的意见分歧,照见教育转型期弥漫全社会的双重焦虑:一方面,害怕被应试教育的列车甩下来,掉入社会底层;另一方面,一部分家长又深感应试教育不如素质教育那么能激发孩子的天性,对未来在素质教育竞争中失去先机也有隐隐的担忧。对衡水中学冰火两重天的极端评价,正是反映了这种纠结的社会心态。

 

从教育改革的角度看,时代给我们提出的课题,远不只是“衡中模式”,还有席卷各地的“择校热”、学龄前儿童的“幼儿园大战”等等。何以解忧?唯有全面深化改革。如果高校招生的途径不再只有考试这个独木桥,那么任何强化应试导向的教育模式都将门可罗雀。如果没有“超级学校”,没有“顶端优势”,那么谁也不会为挤入名校而发愁。在改革中让教育资源配置趋向平衡,让上升通道更为多元和公平,让每个学生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社会关切后顾无忧了,素质教育就会硬气起来。

 

“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不要抓一批人来搜集材料,不要指挥他们做这个做那个,你只要教他们如何渴望大海就够了。”发展素质教育,道理亦然。